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回头一笑 > 赵振环:为了找回我自己,我接 爸爸细讲了我妹妹的情况 正文

赵振环:为了找回我自己,我接 爸爸细讲了我妹妹的情况

来源:佛手金卷网 编辑:新加坡剧 时间:2019-10-06 02:18

  爸爸细讲了我妹妹的情况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怎么回事呢?她自个儿住一间小屋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离大队会计家挺近,那 会计三十多,有老婆孩子。第一次夜里闯进去,我妹妹是反抗的,她哪敌得住这样强壮的男 人。事后我妹妹没敢声张。我理解,她那么小,孤孤单单,身边没个亲人,哪知道该怎么办 呢?她也有死的念头,又觉得这么死不清不自的,家里人任嘛还不知道哪,矛盾极了呀!可 过不几天又去了,那会计,第二次之后,我妹妹实在没办法,上公社跟领导讲了。公社通知 我爸爸,我爸爸心里也没根,写信告我。

,我接1968年48岁女K市K区无职业妇女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1968年54岁女 K市K区某中学教师

  赵振环:为了找回我自己,我接

,我接1968年元旦结婚——共同生活六十天祸从嘴出——抄家后她用十七块钱养活老少三辈 ——军代表用意不良逼她离婚——狱里狱外几封通信——她千辛万苦等了他三千六百五十天 ——他奇特的复仇记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1969年 15岁 男 B省S市某中学学生,我接1969年17岁男H省菜农场某团某连副连长

  赵振环:为了找回我自己,我接

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1969年第一个报名支边——当干部带头吃苦——一封非常革命化的家信——妹妹在农 村被强奸——忍辱负重终于入了党——写血书发誓留在边疆农场——79年知青大返城最后 一个离开——今天的沉思1969年一号召上山下乡,,我接我第一个报名参加,,我接而且第一个贴出大宇报,要求到内蒙, 最艰苦的地方去。当时有两个去向,黑龙江是农场,按职工待遇;内蒙插队算农民。我这是 想表明,我“红外围”也不比你们觉悟低。我们家也支持我去。当时丝毫没有被迫的意思。 一个青年就该和工农兵相结合,主席号召嘛!想法就这么鲜明坚决。现在恐怕被说成简单可 笑了。

  赵振环:为了找回我自己,我接

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1970年17岁男H省农场某团某连知青

1970年冬天吧。连里头开始轮流回去探亲。我没动,,我接我得管着全连生产生活一大堆事 呢;我是干部,,我接在思想上对自己要求也得严一些,济着别人先定。正这时我爸爸突然来了封 信。我妹妹是69年下乡的,她太小,为了离家近点好照顾,去到河北省……甭提什么县、 什么公社了。我看过父亲的信真是晴天霹雳,说是我妹妹不久前叫大队一个会计强奸了。我 妹妹当时很积极,被评上过县里学习“毛着”积极分子,我们常互相通信,鼓励。这一下我 整个人像给撕了。马上想到妹妹她现在究竟怎样蚜,不定有多惨、多可怜哪!我不愿叫别人 知道,也不敢大哭,夜里就在被窃里憋住声偷偷哭。我真怕她轻生啊!咱说实在的,一个女 孩子,还不到十六岁。虽然我对男女的事那时也是模模糊糊,半懂不懂,但是呵,我想象得 出来,这是把她毁啦。我决定请个假回家,一个呢是要看看爸爸妈妈;另外一个呢,主要是 急着去看我妹妹。我知道,妹妹现在非常需要我啊!丈夫: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她那些信写的比我写得好多啦。她好看书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不赛我。那些信要现在全留下来就好 了。不过我这些信,从未给我儿子瞧见,没嘛好作用。我也不爱想这堆子事了,吃不消,不 愿勾心事。另一方面,孩子知道了心里会有压力。我愿意他上进,靠拢组织,也伯他知道这 些种下复仇的种子,生出些乱七八糟不健康的想法,害了他。反正我们这十年很少再提它, 就当没那回事算了。

丈夫:,我接我的事到了七0年就全搞清了。我出身是工人,,我接不是什么资本家,也够不上现行 反革命。可驻军和革委会那帮整人的人,他们不肯认错啊!为了维护革委会的声誉,不给平 反。再说驻军那姓×的小子,他的个人目的还没达到呢,他想娶我老婆。监狱当然也不管 了。那会儿监狱就像仓库,不拿我们当活人,像取货提货一样。管我们监狱的那人就说,我 不管你们出来进去,只要拿提货单来,我就放人;没单子,你就在这儿呆着。他就这么说 的。我活活就在这里边呆了十年。等我出来时,我妹妹看着两张《判决书》说,他凭这两张 纸,就把人活拆腾半死。就这么两张纸啊!我带来了,您看这判决书写得多潦草,这字,您 看,随便一划啦,真不如仓库提货单认真呢。管监狱的人说,“我们嘛也不管,只管进出, 你们少找麻烦,谁要是不想活了,就自杀。我连份检查也不用写,你们谁爱死就死,我不 管。”丈夫: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我接到她的信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说下个月要临产,不能来看我了,我那心里真像翻了五味瓶啦, 真说不出是嘛滋味。这消息对我太突然了,没有一点精神准备,就要做爸爸了。可我给妻子 和出世的孩子能带来嘛呢,只有让他一出来就是反革命小患子。这都是我的过错呀,我太恨 自己了,觉着太对不起他们娘俩儿了,我看她的信就像用血写的,根本不知道家里抄成那 样,亲戚全不认人了;她父亲半身不遂了,也不能怎么帮她,一个月全靠她十七元学徒工的 工资,那日子怎么过的呢!你想,十七块,好几口儿,还外带给我买点烟呀嘛的。

丈夫:,我接我们那会儿写信,纯粹是给队长看的,都要检查,不敢写嘛;后来慢慢才好点 儿。您看这几封留下来的信,怕您不明白。丈夫: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我真不想提那段事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我们两口子,现在也避防提。只要一提,几夜就甭想睡觉。 甭她,我也是。再说总提它有嘛用呢?不是让咱往前看吗,把帐全算在“四人帮”头上。过 去那段事都按下算啦。受过苦的人太多啦,现在谁也不愿意说啦。可我又想,咱受过的这些 苦,也不能就这么白白一笔抹掉,那不就白受这些苦是吧?我跟您讲了,您记下来,将来印 成书,咱这痛苦就留下来啦,到嘛时候,让后人也看看,啊,啊。

相关文章:

相关推荐:

热门文章

0.1584s , 7694.4609375 kb
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赵振环:为了找回我自己,我接 爸爸细讲了我妹妹的情况,佛手金卷网?? sitemap

Top